毕业留学生面临“最惨”求职季

 

美国不少地区在疫情中改为“自取式”招聘会,求职者可开车前往领取企业介绍和申请材料。

10月,在往年是应届毕业生求职和企业秋招的大热时期。留学生们以往在这个时间段常穿梭于留学国的大型招聘会,不少企业也会奔走在各所高校,希望纳入新鲜血液。然而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这个本来应热热闹闹开启人生新旅程的重要环节,变得前所未有地冷清——学生们无法和企业近距离接触,企业也找不到合适人才。更有不少学生打消在国外就业的想法,想要回国发展,也让今年的国内秋招竞争变得更为激烈。

路透社日前引述英国最大的雇主联盟组织,工业联盟(CBI)和招聘咨询公司PertempsNetworkGroup的年度报告说,51%的英国公司计划在明年维持或增加招聘,而46%的公司预计会减少或完全冻结招聘。受新冠疫情冲击,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削减招聘新员工或完全冻结招聘的英国企业数量远高于去年。欧洲其他国家的大多数大企业也都处于裁员状态,如法荷航计划裁员8000-10000人,宝马计划裁员6000人等。一家德国汽车企业的主管克劳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现在大企业都处于“生存状态”,只有“发展状态”时才会大量吸收应届毕业生。

“我在大二时参观过波士顿的大型招聘会,却在今年要毕业时再没有了这种机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一所学校就读亚洲经济相关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田同学对记者说,每年这个时间在波士顿都会举行2-3天专门面向亚裔学生和亚洲留学生的大型招聘会,“虽然不一定当场投简历就能得到回复,但是在场有成百上千家大型企业的介绍会,我们也可以学到以后求职时需要如何准备自己。”田同学说,目前她知道的几个大型招聘会都已取消,“不知是否会改为线上,但效果会差很多”。

据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韩国大型招聘门户网站针对530家上市公司展开调查,结果显示下半年确定招聘大学毕业新职员的上市公司占57.2%,比去年减少9.6%。受访的各企业一致表示,经济不景气加上疫情影响,没有条件开展大规模招聘。招聘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下半年计划开展校园招聘的企业占39.6%,比去年减少10%。相反,计划进行社会招聘的企业占41.4%,与去年相比增加了10.7%。这也是首次社招比率超过校招。不少企业认为,不定期的社会招聘比校园招聘更有效率,且由于经营环境的变化,比起新职员,更愿意优先录用有经验的员工。

在疫情影响下,很多中国留学生也意识到,现在在国外找到一份工作并不容易。从英格兰诺福克郡当地大学毕业的徐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的班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约20名国际留学生,很多人最近都联系过当地雇主机构或人力资源中介,但没人获得面试机会。徐同学抱怨说,“雇主方面回答几乎都是一样的,都说‘疫情过后再说’,但也很难说企业何时有招募新人的计划”。

仍有机会留在英国工作的中国留学生主要从事金融和会计等行业,这类大型公司仍然拥有合同市场。不过,有限的招募机构对于数以万计的毕业生来说显然是僧多粥少。在伦敦当地大学金融专业的毕业生陈同学对记者说,她最近一共通过网络面试了7家企业,仍未获得任何二度面试的机会,雇主也直言,面试的人实在太多了。

英国政府面对明年1月底结束脱欧过渡期的劳工市场前景,已经决定大幅改革工作签证制度。今年9月就读的国际留学生毕业后,可获得长达两年的毕业生工作签证机会,但刚刚毕业的学生确实是错失良机。对于明年的招聘市场,当地企业仍抱观望态度。

德国《焦点》周刊称,欧洲今年至少有1/4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外国学生毕业后更是“难上加难”。今年从德国斯图加特大学机械工程毕业的刘同学希望在德国从事机械行业。他最近两个月向30多家企业申请工作位置,却没得到一个面试机会。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前两年师姐师哥们都借助“中国背景”进入德国机械制造企业,后来外派到中国分公司。但今年这些企业都不招人,连免费实习机会也不给。

毕业于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经济学专业的陈同学本来也希望进入诺基亚等国际企业工作,最后只能到一家小型贸易企业工作。她对记者说,“这并不是自己的理想工作,小企业可能无法获得长期工作签证。希望未来几个月能申请到大企业的实习或工作位置。”

相较北欧国家,南欧国家大学毕业生就业更是艰难。《焦点》周刊报道,西班牙、希腊等国,超过1/3以上的大学毕业生没有找到工作。目前在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就读旅游专业的蒋同学对记者说,本来今年他就可以毕业,但因为没有工作位置,所以他决定延期毕业。他希望在西班牙旅游机构积累两年的工作经验。

不过,疫情中也有一些“好专业”的学生不愁找不到工作。德国联邦劳工局就业专家布里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说,MINT学科(包括数学、计算机科学、科学和技术),以及医疗类的毕业生仍有许多工作位置。毕业于瑞士苏黎世大学医学技术专业的林同学对记者表示,自己申请瑞士、德国、英国等多国医疗企业实习,全部获得面试邀请,最后他选择了瑞士一家大企业,每月实习薪酬超过1500瑞郎。

韩国经济研究院以4158名全国4年制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为对象实施了“大学生就业认知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今年55.5%的毕业生无法就业。原定于明年3月毕业的大学生金同学向《环球时报》记者诉苦道:“今年上半年基本没有企业校招的消息,最近秋招虽然多了起来,但大部分是针对理工科学生的。我们这些文科生找工作实在太难了。”他告诉记者,很多同学都和他一样准备延期毕业,以此来逃避“毕业即失业”的残酷现实。

《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往年相比,今年应届毕业生决定回国的明显更多。毕业于法国里昂大学的蔡同学就是其中一位。她对记者表示,现在法国等欧洲国家的经济因为疫情仍处于困境之中,而国内则已经迅速复苏,工作机会更多。“现在中国国内的薪水与法国也相差越来越近,有时甚至更高。”目前准备回国的波兰华沙大学应届留学毕业生张同学对记者说,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中国企业日益国际化,加上收入与欧美企业的不断接近,留学生回国就业越来越成为潮流。不过,他也认为,留学生相比国内学生的优势也在减少。创纪录的中国海归正返回原本就已拥挤的国内就业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

对于已经在国内上网课的留学生来说,直接在国内参加秋招更是一个现实的选择。在纽约上学、今年升入研究生2年级的赵同学在疫情爆发后就已回国,5个月以来一直在国内上远程网课。“原本虽然也有毕业后回国发展的想法,但当时想在美国先历练一段时间,自身会比较有竞争力。现在我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已经开始了解在国内求职的种种信息了。”他表示,周围有类似想法的同学不在少数,“今年或许会成为留学生最难的一年”。